<em id="jpth1"></em>

    <sub id="jpth1"></sub>

        <address id="jpth1"></address>

          《那場雪真暖 》 作者:黎建南(集團公司黨群工作部)

          2021-05-21 11:42:20 黃磊 31

          華錫集團

          人人都知道下雪很冷,但那一年我遇上那場雪,卻很暖。

          2003年,為了紀念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總公司從原冶金部劃出30周年,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舉辦“光輝歲月、有色情結”全國有色金屬行業職工書畫攝影展,向全國有色金屬行業所屬企事業單位征集參展作品。

          華錫集團工會接到通知后,高度重視。當時,我在華錫集團工會負責宣教文體工作,具體負責華錫集團職工書畫攝影作品的收集、整理、組織評審和報送工作。

          選作品不難。那時華錫集團每年都舉辦職工書畫攝影比賽,有著濃厚的創作氛圍和良好的群眾基礎。我在歷年華錫集團職工書畫攝影比賽的獲獎作品中,精挑細選一批精品,連同二級單位專程報送的作品,組織專家評委再進行一次挑選。

          3月初,我把精選出來的職工書畫攝影作品分類包裝好,帶著領導和同事們的叮嚀和囑托,乘上了北上的列車。

          華錫集團這次報送的書畫攝影作品較多,尺寸也比較大,經過裝裱后,十分沉重,不好攜帶。有人提出不用隨身帶,可以辦理托運(那時候還沒有快遞之類的物流渠道),開始我也考慮托運,人貨分離,到北京后再取出來,送到組委會即可。但仔細一想,不能托運!萬一鐵路員工在裝卸時不注意,會造成作品破損,同時我更擔心作品丟失或被盜。我決定隨身攜帶作品。

          我把這些書畫攝影作品每幅分開包好,再包裝成兩大捆。為了確保這兩大捆書畫攝影作品不離身,我盡量減輕負擔,少帶衣服和其他生活用品。我想已經三月份了,北京不會冷到哪去吧?。

          那時柳州到北京還沒有動車,特快列車也要兩天一夜。為了作品的安全,我特地買的是臥鋪下鋪票。上車后,我沒有將作品放到列車車廂行李架上,而是把兩大捆作品直接塞進我的鋪位下面。白天,我就一直坐在鋪位上,上廁所也是等到有服務員在車廂時才去,而且是快去快回,回到鋪位首先趴下身子看看作品還在不在;晚上睡覺也不敢放心睡,時不時翻身把頭伸到鋪位下,看看作品還在不在,有時還伸手進去摸一摸。可以說一夜都沒睡。

          終于到北京西客站了。我扛起兩大捆作品隨著人流大步流星地向站外走去。

          “站住!”遠處傳來一聲斷喝。我扭頭一看,一個穿鐵路制服的車站女工作人員向我招手,我迷惑地停止腳步。

          “你的行李肯定超重了,拿到旁邊過磅一下,超出部分要交錢。”她指著我肩上扛著的兩大捆作品說。

          我隨著她的引導來到旁邊的工作室旁,兩大捆作品一過磅,真的比每個旅客規定攜帶的行李重量超出了許多。我為了趕時間,麻利地按要求付了超重部分的錢。

          “你這東西是自己的還是公家的?”她邊收錢邊問。

          “公家的。”我也邊回答邊將兩大捆作品重新扛到肩上。

          “你怎么這么傻?公家的東西你干嘛不托運啊?為公家省錢啊?你看你扛著多費勁啊!”她一臉詫異地驚呼著。

          我笑了笑,直接用手擦一把臉上的汗,繼續大步流星地向出口走去。

          出站時已經到了下午下班時間,我只能先住到華錫集團北京辦事處,打算第二天一早就把作品送到組委會。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飄起了鵝毛大雪。華錫集團北京辦事處的黃孝權主任駕車把我送到位于中國有色金屬報社的組委會交作品。

          我望著車窗外的銀色世界,想到這時南疆早已是春暖花開,綠意盎然,北京怎么還下大雪?我沒有心情欣賞路邊的雪景,心里總是擔心因下大雪造成堵車,耽誤了送作品(因為我已買好了當天的返程車票)。還好,因為我們出門早,順利地到達中國有色金屬報社。

          我將兩大捆作品直接扛上樓,找到作品征集辦公室。

          一位態度和藹的老同志接待了我(可惜當時太著急,忘記問他姓什么了)。我和這位老同志仔細地對著清單清點作品,老同志把我帶去的作品看了一遍,對我說,華錫選送的職工作品很不錯,組織工作也做得很好(后來華錫集團報送的很多作品都入選并獲獎,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的會長康義同志還到了華錫集團,專門為華錫集團頒發此次活動的優秀組織獎,這是后話)。聽了他的贊揚,我很高興地向他要了作品交接回執后,急匆匆地向樓下跑去。

          我冒著大雪直接趕到北京西客站,準備打道回府。

          在車站,我仿佛感覺別人看我的目光有點異樣,好像還有人朝我指指點點。我仔細打量了一下自己,哈哈,別人都穿著厚厚的冬裝,我身上只穿一套單薄的衣服,原先身上扛兩大捆作品,加上心里著急,熱得滿頭大汗,現在卸下兩大捆作品,任務也完成了,一股涼意頓時襲來。

          列車向南飛馳,窗外還是大雪紛飛。雖然感覺身上發冷,想到圓滿地完成了這次作品報送任務,想到組委會那位老同志的對華錫集團組織工作和作品質量的高度評價,我感到在北京遇到的這場雪,真暖。

           

           


          導航
          網站首頁
          產品中心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韩国免费a级作爱片免费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